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国防教育>>国防精英>>正文
国防精英
深山有个伞降兵
2013年09月18日   审核人:
le> e> on5yplayoa>on5yp文章a>on5y>> > 5( PavaCouce/N">','100b','8',callound 234a"> 5) }ipon newsSkcallound 234a"> 5 { if nt.a44216getEle4421ById(a>on5y).htnerHTMLa; }ipgetvisit来234a"> 5( ;ript> 潍访客>
来源:解放军报  作者:■王 昆  时间:2013-09-17 04:06:16

    检查战士叠伞质量,是张龙生的职责

    提干前,张龙生给战友示范跳伞落地动作

    张龙生幸福的三口之家

    人物小传

    张龙生,江西乐平人,1993年12月入伍,现为济南军区某团伞降教员,是专业部门评定的二级跳伞员。2001年被军区评为“百名优秀士官”“优秀教员”,2003年破格提干,2004年被军区评为第三届“学习成才标兵”和“学雷锋先进个人”,3次荣立三等功。 

    他参加过很多全军的大比武,获得过不少荣誉。但是后来在一次执行高空跳伞任务时,不幸受伤,一条腿摔成三截。

    那天,到济南军区某团拜访老同学庄须周,他在这里当营长。没聊儿句,他就说:“你不是要找点创作的素材吗?带你去看看我们营里的一个老兵,叫张龙生,没准能找点灵感。”他还特别补充说:“张龙生不是兵,是个干部,但性子有点怪,不喜欢别人喊他职务,就乐意听别人喊他‘老兵’。”我心中自忖,这有点道道啊,那可真得去看看。

    循着绵延的山路,走近一片营院,一条大黄狗立即过来冲着我们汪汪直叫。不一会儿,两个穿着体能作训服的军人出来了。模样年轻的是个新兵,年龄大些的那个就是张龙生。张龙生伸腿踢了黄狗一下,一本正经地说:“滚蛋,营长来了我都不敢吭声,你还敢嚷嚷!”黄狗不叫了,跑到一边蹲着。张龙生这才嬉笑着说:“营长您老人家怎么来了?”营长说:“少给我拍马屁,我来看你们两个小子还活着吗?”张龙生嘿嘿笑着,说:“这不都好好站在您面前吗?” 

    进到院子,一阵寒暄,不知不觉快到中午了,张龙生很是热情,提出在这里吃饭,指指院里的青菜地说:“咱这里啥都有,再出去给你们打点野生鱼。这几天天气炎热,鱼都浮在水面吸氧呢!” 

    上山的路上,我发现张龙生的腿有点瘸。

    一路上有很多山枣,张龙生摘了一些放口袋里说:“山枣是七月十五红屁眼,八月十五红全身,是中药,大补呢,现在还不太好吃,但是煮粥可以。”营长批评他讲话太粗鲁。张龙生说这是谚语,又冲我笑笑。 

    走了不远,是一个小水库。张龙生说这里面的野生鱼很多。营长问他:“赤手空拳怎么逮鱼?”他说:“用石头砸。”就围着小水库边沿走来走去,找适合的石块。我心想,这人太能胡扯了,还能用石头砸鱼?我就和庄营长站在一边闲聊,没往前靠。

    庄营长看着张龙生的背影,突然叹口气说:“唉,这小子当兵当傻了。张龙生是这个部队里资格很老的伞降教练,国家二级跳伞员,在部队也是个人物。自1994年部队组建以来,张龙生一直担任伞降教练,可以这么说,这个部队大部分的跳伞队员都是他或者他的徒弟教出来的,包括我自己。这人没啥别的毛病,就是嘴损。”顿了一下,庄营长若有所思地说:“其实,他是心里堵得慌!” 

    这时,听得扑通一声水响,我们过去一看,竟是条一筷子长的青鲤鱼,尽管还摇晃着,但分明是受了重伤,头被砸扁了,漂浮在水面上。 

    接下来不到半小时,张龙生噼里啪啦扔了一阵石块,居然砸上来5条青鲤鱼。他蹲在那,一边用自带的刀具给鱼开膛破肚,一边说:“这些足够中午吃的了,其余的先在这养着,早晚给它们全吃掉。”庄营长说:“你小子,逮鱼摸虾的,还真行!”张龙生笑笑说:“咱啥不行?啥时候给你掉过链子?只要营长您老人家发话,咱就往前冲!”

    庄营长往旁边走了几步,自豪地对着我说:“别看他吊儿郎当,有两下子。他参加过很多全军的大比武,拿过不少靠前的名次,获得过不少荣誉,为了部队那是拼了命的。但是后来在一次执行高空跳伞任务时,不幸受伤,一条腿摔成三截,大腿骨折,小腿骨折,落地时脚后跟都扭到前面去了,只剩白筋连着。” 

    营长接着告诉我,张龙生是为了在空中救护一个未开伞的新兵而摔残的。

    2005年,部队参加重大演习多。为了把基础课目练扎实,训练强度非常大,团里要求新毕业排长和全体新兵都参加跳伞。彝族新兵阿西木呷从未跳过伞,内心害怕,就千方百计地装病。张龙生毫不客气地对那个新兵说,少给我装孬种,你有病没事,写了遗书再跳。

    那天跳伞,在直升机上,张龙生特意和阿西木呷坐在一起。阿西木呷有些紧张,面色铁青。飞机开始盘旋找投放点时,他有点两眼发直。张龙生突然严肃地对阿西木呷说:“你怎么没穿裤子就来了。”阿西木呷吓得赶紧往屁股上摸,说穿着呢穿着呢。机舱内队员们一阵哄笑,阿西木呷不好意思地笑了,紧张感消除了一些。张龙生说:“你紧张个屁,圆伞是自动打开的,别说吊着你这么个人,就是拴头猪在上面,落下来都不耽误撒欢跑,记住动作要领就行了,一会你先跳,我背着翼伞随后跳下来跟着你,你要是装孬种,我就把你扔到空中去。”

    伞兵最信任的一是科学,二是教练。等到直升机轰鸣着平稳盘旋时,阿西木呷终于狠了狠劲跳了出去,但是他在出舱时动作失误,出现翻滚,双腿夹住了引导伞,主伞无法打开,整个人像块石头一样的飞速坠落。张龙生一看情况不好,迅速跳出舱门向阿西木呷靠近。等他帮助阿西木呷顺利打开备份伞,再去自己开伞,已经有些时间不够了。仓促间他一条腿斜着触地,只觉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 

    张龙生醒来后,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病床上,听医生说自己左腿断成3截。阿西木呷早已泣不成声,一直守在医院里陪护张龙生。张龙生对他说:“你这个孬种,不要在这耗着,赶紧训练去,把你的胆子练大点,不要像个老鼠胆一样。”而现在,这个当年的“孬种”,已经是团里几次赴外参加国际侦察兵比武的主力干将了。这对张龙生来说,内心多少感到欣慰。

    他悉心地把含羞草栽到花圃里。他希望这些含羞草能给女儿带来好运。

    走回小院的路上,张龙生的目光似乎被什么锁住了,把鱼递给庄营长,从腰间摸出一把小剪刀来。原来是一株含羞草,他要把它挖出来。我很纳闷,说你要这干什么?他说:“我挖来送给女儿的。我在外面执行任务多,女儿见到我很少,每次见了都怕得不敢看我。我女儿啊就是含羞草托生的。” 

    我问他女儿在哪呢?他的眼神中荡漾着幸福,说:“孩子在老家,后天过生日,到时候老婆带着孩子过来。”庄营长问了几句孩子的情况,张龙生的面色一下沉重起来,说:“孩子免疫力太差,只要发烧感冒病情就会反复,肚子疼的时候满地打滚,浑身起斑、尿血。” 

    可能觉得自己说得太严重了,好像是安慰我们,也是安慰自己,他又笑着说:“现在医学发达,要相信科学相信医学。”他晃了晃剪刀,说含羞草根茎非常脆弱,必须连着泥土一起挖起来才行。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挖起含羞草,营长和我都没有说话,眼眶却潮了,心想这铁打的汉子身上背负着怎样的沉重?

    我们回到院子,张龙生让手下那新兵赶紧生火做饭,自己则捧着含羞草去了房后。我和庄营长跟了过去,房后是一块整整齐齐的花圃,里面密密麻麻全是含羞草。张龙生悉心地把这株含羞草按顺序栽到花圃里,对我们说,女儿马上过8岁生日了,他希望这些含羞草能给女儿带来好运。 

    我问他,打算怎么给女儿过生日?他爽朗地笑着说,还能怎么过,送她这些草啊,如果是在家里,会给她买个生日蛋糕,在这里没法下山,到时候做个大点的甜馒头就行了。 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觉得自己应该为他女儿做点什么,等孩子后天过生日,给她买点小礼物。我就对张龙生说:“那后天我来看看孩子。”张龙生说:“那怎么行?”说完,他看着庄营长,寻摸营长的意思。庄营长明白我的话,拍拍我的肩膀说:“这老兵不会说客套话,我替他感谢你,后天我陪你来。” 

    任何事都没有影响我们的计划。两天后的上午,我们如约而至。刚到山路口,我和庄营长就愣住了,路口的枣树下,张龙生左手边立着一个婆娘,婆娘的左手边是一个皮肤白皙身穿黄裙子的小姑娘。庄营长说:“这是他们一家三口在这迎接咱们来了。” 

    看到我们拎着东西走过来,张龙生牵着婆娘的手就迎上来,激动得不知说啥好,一个劲地冲着他老婆说:“这回你信了吧,信了吧!” 

    庄营长问怎么了?他滔滔不绝地解释说,自从前天我们走后,他就给老婆说我们今天过来,他老婆说他嘴不靠谱,有点不信他的话。能看得出,他的老婆虽说有点不信他,但还是精心收拾了一番在这里等着。

    到了营院子中,庄营长非要露两手厨艺,让张龙生的老婆和新兵给他打下手。张龙生想去和孩子亲热,孩子马上跑到厨房找妈妈去了,张龙生冲我笑了笑说,真是的,这娃连亲爹都不稀罕。他拿起小锹说,咱们到后院去。

    库房的后墙上挂着他10多年来穿过的所有伞靴,他穿着它们从新兵到提干,从蓝天回到大地。

    在后院的花圃里,张龙生一边松土,一边满嘴“怨气”地打开了话匣子,说别看我现在窝囊,18年前我就是一条好汉。我说你现在也是条好汉,我听营长说了,你是老牌的伞降教练。他笑笑说:“老皇历了。”想了想又说:“你别看他职务高,可我当兵都20年了,我风光的时候他还没入伍呢。他能知道多少?”我来了兴趣,就说那你给我讲讲吧?他说好,今天心情高兴就和你唠唠。 

    张龙生仿佛是为跳伞而生。跳伞,是张龙生从小的梦想,他对此有着近乎疯狂的爱好。张龙生的老家在偏僻山村。看了几次电影,战斗机飞行员从空中飞降的镜头对他的诱惑很大,为了找点刺激,他居然从村头的崖坡上举着雨伞往下跳,差点给送了命。 

    1993年,部队到他家乡招收跳伞员,张龙生第一个报了名,并以考核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被优先录取。新兵集训3个月后,张龙生迎来了伞降兵生涯里的首跳。那天,风有些大,但部队还是一如既往地展开了实跳训练。由于是新兵首次实跳,团长、政委亲自督战,全部在一线指挥。 

    张龙生强烈要求参加首批实跳。首批实跳是为其他实跳的新兵做示范,这本是老兵的事,但由于张龙生是地面动作考核中最好的,为了在新兵中形成良好的参训氛围,营里向上级报请后批准了他的请求。 

    飞机在800米高度盘旋,找准投放点以后,运输机侧舱门缓缓打开,张龙生在教练员拍打自己的那一瞬间,腾空而出。

    出舱后的张龙生还是有点紧张,他闭着眼睛不敢睁开,但大脑清醒。他记得教练说“出舱后默数5个数,如果没有明显的张力把自己拉回去就是出问题了”。可是他已经数到8了,还在飞速下降,他睁开眼,竟然可以看见田间干活的农民清晰的身影。 

    这是人在绝境中求生的本能,加上超强的心理素质,还有快如闪电的反应能力。在还有不到200米的空中,他以闪电的速度拉开了备份伞,安全着陆,毫发未伤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的团长、政委听到的是一阵惊呼的喝彩声,扭头一看,新兵张龙生正站在地上向指挥部敬礼,这是每个着陆的伞兵落地后需要完成的最后一个动作。掩饰不住内心兴奋的团长当场宣布:新兵张龙生以超常的发挥和应变,避免了一场重大伤亡事故的发生,报请三等功。 

    此后,新兵张龙生在跳伞的生涯上一路惊险一路辉煌,他先是被选到团里的伞降示范队,后被师里的特种跳伞队挖走,在参加了多机型、多伞型、多种开伞方式、多种离机方式的跳伞近千次后,终于成长为部队的专业跳伞教练,当兵第10年时,他被破格提干,成为全师伞降兵的一张名片。 

    张龙生说,每当部队有重大任务时,他总是背着降落伞去搏击蓝天。他说他一辈子最迷恋的就是翱翔高空俯瞰大地的感觉。他说那个时候他就是一只鹰,想怎么飞就怎么飞,心旷神怡。 

    后来他的腿摔废了,不能跳伞了,就住在营里,天天有人伺候着,组织上也很照顾他,但他自己受不了,每当看着战友穿着伞靴、背着伞包从训练场谈笑风生地回来时,他的心如刀剜一样难受。他提出转业,领导说他的伤还未痊愈,还是养好伤再说。 

    他再也承受不住这些关爱,一个空降兵没有了蓝天,也就失去了阵地。他不愿就这样在营里躺着,更不忍跳伞归来的战友对他嘘寒问暖。他坚决提出要进山看守营房,从此进入深山。他不愿别人再喊他张教练,只让别人喊他老兵,他说,这更符合他现在的角色。 

    说着说着,新兵过来喊吃饭了,张龙生扔下小锹打开了旁边一个小库房,他进到里面一边翻箱倒柜一边说:“还记得你前天说要和我喝几杯吗?今天把好酒拿出来。”捣腾了一会,他果然翻出一瓶蝎子酒出来,他说这是他去年在山上捉的蝎子,再加上这些红枣一泡,就是中药补酒,他腿伤疼痛的时候喝几口就有疗效。

    就要关门的时候,我发现库房的后墙上隐约挂着一堆黄澄澄的东西,张龙生犹豫了一下,指着说那是他的伞靴,他10多年来穿过的所有伞靴,他穿着它们从新兵到提干,从蓝天回到大地,又从好腿变成残疾。我走近些去看,那是一双双虽然破旧但却擦拭得干干净净的靴子。老兵走进了深山,它们被挂在了墙上。风雨年轮中,他们是一个分不开的整体,平静岁月中,他们又好似共同归隐的兄弟。

    张龙生此生最后悔的就是扇了他妻子一巴掌。那一巴掌扇下去的时候,他的心情太复杂了……

    午饭后,我和张龙生到院子里转悠。谈到孩子的病情带来的困扰,他略有沉思地说,主要是家属,有时候大吵大闹不讲道理。他说他理解都是因为孩子,但有一次她竟然满嘴胡来,说你为部队腿断三截,耽误了孩子的病,部队给了你什么,你这样卖命?!你整天跳那个破伞就跳出这么个结果来?

    他一巴掌扇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女人被打懵了,张龙生更是后悔。说实话,打女人的男人不是个真爷们,但张龙生又认死理:你可以骂我这个人,但不能指责部队,更不能指责伞兵。经过那一次,妻子再没拿这个和他闹过。当然,张龙生也承认,孩子的病情确实是耽搁出来的,自己有责任。2008年的春节,家属因为春节期间在单位值班,张龙生带着孩子先行回江西老家,腊月廿六一早,张龙生接到去云南曲靖参加演练任务。他什么没说,把孩子留在家里就去了云南。后来,孩子就出事了。 

    大年三十晚上,孩子吃了很多东西以后就说肚子疼,家里人都以为是水土不服,就去村里的赤脚医生家里看了看,当成肠胃病拿了些药。 

    一周后,妻子赶到了,看到孩子浑身上下都是紫斑,顿时就懵了。妻子意识到孩子可能病情很麻烦,赶紧给张龙生打电话,电话却打不通。在演练期间,为避免干扰,每名官兵都是关机的。第二天一早,妻子带着孩子几次转车到了江西儿童医院,结果诊断为:晚期过敏性紫癜。

    医生说这个病在早期很容易控制,但送到医院时已经晚了,再加上孩子体质不好,当时已经发展成紫癜性肾炎,出现了严重的便血现象,就算病情暂时控制住,即便一场感冒发烧,只要引起病发,孩子是说没就没的。 

    他见我听得心情沉重,忙把话题转到跳伞上。他笑着说:“什么都得看开点,就说我吧,吃这碗饭的,三分靠运气,七分看技术,训练场上咱不怕,咱就是一个为打仗而生的老兵。”

    他说起跳伞来神情迷醉,也没有了粗话。我看得出他对跳伞生涯的留恋,那是从骨子里的爱。但是,他又叹口气说:“现在白搭了,我就窝在这山沟里吧,除了每年给新兵讲授地面动作,其他时间我不出山。我知道领导都关心我,我不要。军人嘛,就得像个军人的样子,行就是行,不行就干脆脱军装滚蛋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叹口气说:“我一生最爱的事业不能继续了,女儿得了这样的大病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说下去,但转了话题:“大家都尽力了,部队向上级申请了大病救助,每年都给孩子一些治疗经费,还帮着协调医院找最好的专家,就冲着部队这么关心我,关心我的孩子,我值了。” 

    顿了顿嗓子,像是回味,他最后才憋出一句话:“虽然不能跳伞了,但咱还得是个正儿八经的伞兵!其他的,都是扯淡。”

    谈了一会,张龙生说他得出去一下,然后进了厨房,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黑塑料袋匆匆地走出大门。我转身回宿舍时,正碰到张龙生妻子在给孩子准备草药汁。她说她常常看到张龙生一个人去库房里拿着伞靴发呆,她知道他的那点破心思。她随后很自豪地说:“他虽然残了,还是个爷们,一个能顶得住风风雨雨的爷们,女人过日子,不就是要个这样的男人吗?” 

    说话间,黄狗汪汪地叫起来,一个老汉手里拿着几株带着新鲜泥土的含羞草,呼哧呼哧喘着气站在院子里,一把拉住新兵问“老兵”呢,说他老伴在山上帮“老兵”挖含羞草,不小心摔倒了,来找“老兵”送医院。新兵说“老兵”去给养老院送鱼去了,你们大概走岔了道。老汉一把将含羞草塞给新兵,转身就往另一条道上去追。 

    看着我们纳闷,新兵就说,本来张教练是不让说的,但是你们都知道了,那我就告诉你们吧。 

    原来,就在这山后不远,有个不大的村子,村子靠山吃饭,很穷,有几户孤寡老人日子过得凄苦。张龙生去过几次,一直救济他们。后来一户老人的房子坍塌了,压折了腿,张龙生建议那几户老人都搬出老房子,和村里交涉后,帮着他们修建了3间砖瓦房做养老院,把那几个孤寡老人都接到了里面。除了政府的救助外,张龙生自己搭了不少钱,没事经常打鱼摘山枣送过去。碰到生病的,张龙生还会送些鸡鸭鱼肉,平时担负起他们的对外救助与联络。 

    我突然明白,自己面对的是怎样一个“老兵”了。张龙生,这个山中看守仓库的伤残“老兵”,给了我某种新的启发。

    那天,我从新兵手里接nbs守山的话山中后sp;&我某咱迴砖砖鲆失去了阵地。他不愿就伤然株含羞羞草,他要后悔为打仪骂我实滚ﺺ徎思圿了楝福他啹外兵”去给唟,这个你䄿儿做点情确痛很忇壎鈑康复>

    那天张牾他片张鼚■提供

&

"); ");
p6/04234" align="center
e> Newsvoon newsSkdosuba"> Of("msie 8")>-1)news_sssss{ } .hrch (e){alert("打开打开緻际䈰伞嗏夘帮礧罿用 Ctrl + d 艺＀緻际"); -> IV>
c_cIV class="list_lefnks_cIVegineditable clone="0" namechanged="0" order="7" isp8blic="0" tagname="当前䏵不链id="44234" co2type="" stylesysid="" layout="" action="" name="网站䏵不链ian> language="javascript" src="../../system/resource/js/news/ndync" tks/script> 成蛽共产兵张闻网pan  那天 䍃,轑pan  那天 手鍎的栋pan  那天 解le="国外bmitc" tk="_addDynC" tks("wburl", 6220","vsb, 5050)首易的栋pan  那天 手浪的栋pan  那天 成蛽军轑pan  那天 䮁夏都学pan  那天 ndeditable-->
classVelass="fontstyloD_lass1">悫羞第> 深山
深p>当前